职称制度改革尘埃落定!基层医生职称评定早已先行

时间: 2017-01-10 10:19:32浏览(1859)评论(21)点赞(6)收藏(1)

新闻背景: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要求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的倾向,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意见》提出,力争通过3年时间,基本完成工程、卫生、农业、会计、高校教师、科学研究等职称系列改革任务。同时,《意见》要求,要重点考察专业技术人才的职业道德,突出对创新能力的评价,合理设置职称评审中的论文和科研成果条件,对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不作统一要求。

职称制度改革终于一锤定音,卫生职称的改革赫然在列!事实上,对于广大基层医生来说,职称评定的改革早已拉开序幕。

长久以来,一心专注于临床的医生们发论文、考外语和计算机成为评职称的“铁律”,不仅使医生疲于应对,还衍生了大量论文造假行为。而这些硬性要求也让基层医生的晋升之路显得尤为艰难。

解放医生的道路上有三大枷锁,一、编制;二、职称和论文;三、自由执业权。

如今在大力推进公立医院事业单位编制改革和归还医生自由执业权的道路上,国家又对医生职称评审和论文枷锁进行大幅度改革了!改革尺度之惊人,令人咂舌。亮点解读如下:

再见了,以论文评职称

《意见》明确提出,注重考察专业技术人才的专业性、技术性、实践性、创造性,突出对创新能力的评价。合理设置职称评审中的论文和科研成果条件,不将论文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

首先放开的就是基础专业技术人才,淡化或不作论文要求;对实践性、操作性强,研究属性不明显的职称系列,可不作论文要求。

也就是说,基层医生职称评审将告别论文关时代,不仅如此,大多数一线医生的岗位就是治病救人,因此,按照文件精神,这些医生也将脱离论文苦海。

当然,大型教学医院,以及承担科研教学任务的岗位,科研论文还是要做的,不过在数量上应该也要减少了。

病历将可以用来评职称!

话说不用论文,用啥来评医生职称呢?《意见》表示,探索以专利成果、项目报告、工作总结、工程方案、设计文件、教案、病历等成果形式替代论文要求。

也就是说,未来医生评职称,将会对其病历进行考察。病历咋考察?实际上就是看病的水平和能力,比如处方开的有没有问题等。实际上就是加强对医生临床实践能力的考察。

医院,医学院自己评职称!

在关于下放职称评审权限方面,《意见》明确提出,将发挥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并推动高校、医院、科研院所、大型企业和其他人才智力密集的企事业单位按照管理权限自主开展职称评审。

什么概念,就是说以后很可能职称评审这事就交给医院、医学院自己“玩”了,对于批准自己评审的单位,政府只控制数量,也不再审批评审结果,改为事后备案。当然,瞎评的话,单位会被收回自主评审权的。

这将意味着什么?一些大型民营医院未来也将获得职称评审自主权,自己评就行了!这将彻底打破现有民营医院职称评审的不利地位。

文件专门还强调了,科技、教育、医疗、文化等领域民办机构专业技术人才与公立机构专业技术人才在职称评审等方面享有平等待遇。

多点执业、创业的业绩也能评职称!

话说公立医院医生多点执业后,其业绩可能在多家医院里都有,还在升副高、正高的医生咋办呢?

《意见》想得非常周到,尺度也非常的大:明确规定:高校、科研院所、医疗机构等企事业单位中经批准离岗创业或兼职的专业技术人才,3年内可在原单位按规定正常申报职称,其创业或兼职期间工作业绩作为职称评审的依据。

也就是说,兼职搞多点执业活离岗搞医生集团等创业的医生,可以把兼职或者创业的业绩作为职称评审的依据。

另外,《意见》还明确列出了改革时间表,要力争通过3年时间,基本完成工程、卫生、农业、会计、高校教师、科学研究等职称系列改革任务。


过去两年,各地陆续有文件出台,基层医生职称评定摆脱了这些硬性的束缚。评职称更容易了,含金量降低了吗?基层医生在医疗体系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基层医生职称评定门槛降低了

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审工作怎么做?辽宁省的相关文件是在2016年11月30日出台的。明确从17年开始,取消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外语、计算机能力要求、论文硬性要求。与此同时,也降低了正常晋升的学历要求。

辽宁省该文件的出台并非偶然。

“基层医生评职称要交论文是花架子。”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参加江苏代表团审议时指出。

苏北人民医院院长王静成当时这样向总理谏言:“医生的职称问题,对部省级以下的医院像地市级医院,完全应该把评职称的自主权下放,不要统一的都要交论文、考外语。医生的技术能力、服务水平,最重要的是让患者满意。让医生把精力主要用在写论文、考外语上,对地市一级的医院完全没有必要。”

这便是基层医生职称评定中取消外语、计算机能力、论文硬性要求最大的意义。

事实上,此后,从国家到地方,纷纷对这一顽疾“下狠手”。2015年10月,浙江省卫计委发布了《关于深化卫生专业技术职务评聘制度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与《关于深化卫生技术职务评聘制度改革有关具体事项的通知》,提出下放审批权限,采取分类审批等举措。

2015年11月,国家层面重磅出击。人社部和国家卫计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审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从健全评审体系、优化评审条件、完善评审标准和建立长效机制等方面完善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聘工作,不再将论文、职称外语等作为申报的“硬杠杠”。

与此同时,强调评审指标要“接地气”。对县级医疗卫生机构和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评审标准有所区别,重点加强对常见病、多发病诊疗、护理和康复等任务,以及公共卫生服务等任务的考核评价,实现“干什么评什么”,避免职称评审和实际工作出现“两张皮”的现象。

“门槛降低了。”天津市北辰区西堤头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赵辉介绍说,基层医生对这一措施都比较拥护,以前很多基层医生也想考高级职称,但是因为要求比较高难以如愿。如今,随着门槛的降低,好多医生考高级职称的欲望强烈了,无形中提高了这个队伍的整体素质,最终提升了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                            

据不完全统计,继国家指导文件出台以后,湖南、江苏、安徽、陕西、云南等地陆续出台类似文件,让当地基层医生职称评定从英语、计算机、论文这些束缚中解脱出来。

更容易得到的职称 含金量如何?

然而,面对更容易得到的职称,也有人质疑会降低基层大夫们的业务水平。

有分析指出,这一举措会使基层医生对于医学领域新技术、新知识的储备越来越少,虽然有到上级医疗卫生机构进修的机会,但与大医院医生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针对这一问题,常年在基层工作的全科医生李明(化名)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他认为,首先,老百姓不关心基层医生能不能说英语,也不在乎大夫发多少文章,他们关注的是医生能不能解决病痛;此外,据目前而言,中国的全科医生完全能够通过国内专业医生和资料来提升服务水平;而计算机和科研,对于基层医生处理问题的能力显然不是一票否决式的。

关于含金量,赵辉认为,以前基层医生晋升职称的时候,主要是为了取得职称的称号,真正职称匹配什么样的水平,并没有特别看重。而随着分级诊疗的实施,基层医疗机构不再是“大药房”。对于基层医生而言,能够看到更多有质量的患者,也有了更多的机会施展自己的才能,因此,他们也在逐步转变观念,由过去不看含金量,变成现在必须要看含金量,“如果没有相应的技术做支撑,就算给了一个副高的职称,也不能与岗位相匹配。”

另一个疑问是拥有高级职称的基层医生的流动性。目前,即使拥有职称,基层医生想要上调到大医院也并不容易。国家文件在“长效机制”部分特别指出,“取得基层卫生专业高级职称的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原则上应限定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聘任,由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向上级医疗卫生机构流动时,应取得全省(区、市)统一的卫生高级职称。”

虽然天津的有关政策还没有出台,但据赵辉透露,在这一点上,天津将与国家文件保持一致。

这种限制并不稀奇。赵辉介绍,在天津近年来的医改中,基层医生注册为全科医生后,调入上级医院就有一定的限制。

据统计,目前在各省份的跟进文件中,关于“长效机制”的论述各不相同。

以辽宁省为例,“各地各部门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基层卫生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做好岗位设置、岗位聘任、工资待遇等相关工作,建立基层卫生高级职称改革的长效机制。”由此可见,想要从这样的表述中看到具体操作路径,着实很难。

更多的省份则是参照国家的指导文件,由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向市州及以上医疗卫生机构流动时,应取得全省统一的卫生计生系列职称。

基层医生做好健康守门人还需标准细化

尽管实施起来道路崎岖,但解除基层医生评职称枷锁,仍然被认为是强化分级诊疗的重要一环。

“新的规则不仅让你留在基层,大医生还要下基层,从而削弱大医院虹吸的力量。”赵辉认为,过去医生们想去大医院上班,主要是基层难以见到疑难重症,自己的技术能力会退化,“未来随着基层医生待遇的提升,分级诊疗的实施,这一点会有很大的改变,基层医生会对自己的岗位越来越充满自信。”

对于基层医生评职称的改革,李明认为“非常地好!”,但应该是先有新标准然后再取消原有标准。

李明表示,要想基层医生真正做好健康守门人,新政策刚性标准亟待完善。他坦言,把实用性相对较差的原有标准撤掉以后,新的标准够不够高,执行标准是否够严格,能否服众,这些都至关重要。

即使现在医生以病例来代替论文评职称,细则的制定也并不简单。李明以一个例子说明了事情的复杂性。

几天以前,李明的同事接诊了一位患者,这名患者曾在大医院心内科就诊,诊断有轻度心衰。但到了社区医院后,李明的同事发现患者贫血是心衰的诱发因素之一,随即让患者血常规检查,追问病史得知患者有长期消化不良,又查了消化道肿瘤标志物。虽然这名患者最终还要回到大医院,但是这个“没有明确诊断、没有实质性治疗”的病例是否反映了基层医生的医学素养和理论水平?

“职称评定是一种能力考核,势必要有量化标准,过去考外语和计算机是把事情简单化了,而现如今应先有新的评价标准出台,然后再取消原来的标准,从而实现评价标准的合理过渡。”李明坦言。

来源:看医界、南京日报、健康界、国家卫计委官网、壹生等媒体综合整理

  • 点赞

评论原文:

评论原文X

关注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