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医院院长签责任书:不降药占比换人!

时间: 2017-04-21 13:28:39浏览(557)评论(4)点赞(1)收藏(0)

国家政策在医院如何落地,本文特约医院从业者提供样板:

分级诊疗后,三甲医院门诊量正在大幅下降,所以,不要怀疑基层市场的崛起了;

为保证基药使用比例和药占比,众多普药迎来市场先机,自然销售就能上量;

临床路径和院长官帽子挂钩,所以药品是否进入路径影响太大了;

商业保险参与70按病种付费谈判,哪家医院的价格合适就交给谁,这就是商保的谈判思路,压价狠到院长只能带科主任去谈,让科主任主动去降低药占比。如果这种模式大规模推广,其对行业带来颠覆性变革,医院会变成控费主体,医药浪费将会得到极大控制。

目前人社部门已经在崛起,强势降价、控费就已经让业界感叹,商业保险介入之后,绝对不会比社保部门手软。国家刚刚发布了购买商业保险免税的政策,商业保险未来介入医保力度和广度将会更多。

了解更多政策在医院落地情况,本文为您一一呈现。

某市卫计委,要求各医院签订2017年目标责任书,要求“医院药占比,门诊平均收费水平和出院病人收费水平,执行省市管理规定。”要求“严格控制药占比40%以下,各单位力争在2016年的基础上,再降两个百分点以上。”

笔者所在的三甲医院上一年的药占比只有37%,再降两个点全院平均35%。大型设备降价20-30%,实行药品零差价,再降药占比,检查比,科室如何完成相应的经济指标?

各科主任面带为难的找院长。院长拿着自己签好名的目标证书,“我在卫计委签字说有困难,局长说如果有困难就换人,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

为了控制药占比,医院制定的了严格的相关配套制度,药占比每超标一个百分点,全科人员每人扣除当月绩效100元,一个科室40-60人,也就是说,当药占比超过一个百分点,科室将扣去4到6千元。科室所有人员纷纷表示反对,要和院长理论,主任说:“药占比超标了,所有的钱都扣在医生头上,因为笔在你的手上。”全科鸦雀无声。

政策的杠杆下,医院如何增长?

药品的零差价让医院的收益下降,政府的补偿款迟迟不能到位,两票制让医院失去了议价的空间。目标责任书明确,“医院使用基药比例不得低于70%。”“门诊处方人均费用与去年持平,增长不得超过当年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逐步探索医院门诊药房第三方托管。”“出院病人人均费用与去年持平。”

院如何保持增长?如何填?零差价后的空缺?检验检查价格调整,检验检查比下降。医院到底是保增长,还是和去年持平,还是让业务量急剧下降,院长心里都没底。但隐形利润下降,已经让院长无法应对,政府的补偿款迟迟没有到位,打了十几个报告,依然是等待答复,钱肯定会给,但什么时候不确定。

随着分级诊疗推进,门急诊量下降很快医院担心会引起人心不稳,只增加门诊挂号量,同时为了保证药占比,又对处方进行进一步降调,每张处方不得超过五个品种,不得超过一周用量。金额最大不得超过五百元,常规处方不得超过两百元,方便门诊进行限额,对慢性病限制门诊科间会诊。总算下降不是很明显,数据看着没那么丢面子。

傲慢的基药,换厂家,求转化,就能挣钱吗?

低价品种,越来越少,这让院长很头痛。一元多的利多卡因没了,进来的只有四十多元的同类品种,两元一瓶的地高辛没了,换来的是涨了近50倍的新地高辛,阿拉明也涨50倍,最近奥美拉唑又停产了,本来还想到基药谈扣点,没想人家自己死了,基药的涨价与傲慢,让院长不知道如何是好。

目标责任书要求“医院全年基药销售额,要大于医院所有药品销售的30%”,只好睁开眼睛到处找。以前还讲厂家讲品牌,现在只要是途径正规就可以进来。医院里品牌药不见了,多了一堆杂牌药,让他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只有这样,药品价格才能低一点,空间才能大一点,药占比也好控点。但,即使是这样,政府取消加成后的补偿款也没有到位,医生的奖金还是只好打八折。

然而,院长的抱怨遭到了批评,政府给了你赚钱的途径。目标责任书“医院每年推出转化项目不得不少于20项”,科研项目临床应用转化,可以自主收费,可是这样的科研转化需要医院化大力气,申请、审批、认证、许可、授权,多数项目还需要设备投入,从人才引进到转化项目回报少则三年,对眼前手头紧的院长,想靠转化技术改善职工侍遇,无异于望梅止渴。

单病种、临床路径要求高了,商业保险按诊断付费谈判也来了

目标责任书还要求“单病种,临床路径,入组率、完成率,要达到国家省市卫计委的相关要求。”根据卫计委的要求,单病种收费不低于30个,临床路径入组率100%,完成率不低于70%。国家卫计委已经制定了1010个临床路径。但大部分的医院进行不到100个。这其中有着错综复杂的原因。因为入了路径,就意味着你的收费变得越来越难,可以创造的利润空间就越来越低,所以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变着法拒绝入组。但是,现在制定了目标责任书以后,院长说了,谁还敢不完成?

最让大家没想到的事是,商业保险今年开始和医院谈判,就七十个病种的收费和全市二级以上医院一起谈,谁的价格合适病人就放在谁那儿,另外的医院就失去了收治的机会。谁也不想失去这样的蛋糕,可是这样蛋糕,感觉有点噎着。商业保险宰你没商量,除了可以通过降低医院的运营成本来挣钱,其他几乎无路可寻。院长带着科主任,“价格你们去谈?要不要控制药占比你们自己看,怎么赚钱自己想。”

来源:健识局,作者:海陵一翁

  • 点赞

评论原文:

评论原文X

关注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