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之恶,总是籍圣母之光绽放

时间: 2017-09-12 12:02:44浏览(1391)评论(3)点赞(5)收藏(0)

昨天上午,南边某省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患者自杀跳楼事件。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名患者昨天意外受伤,伤情不重,到医院急诊做了处理。随后患者脱离家属的视野,跑到医院顶楼跳楼身亡。公安机关经勘验认定为自杀。

医院顶楼的防护网非常完善,窗户都钉死了三分之二,这名患者硬挤出去后坠楼身亡。

很明显,患者求死意愿极其强烈。而且这种强烈的求死意愿肯定不是医院的服务态度或者技术水平导致的。死者的自杀,要么是有严重的抑郁症,要么是家庭矛盾等原因刺激所致。

但是,这并不妨碍死者家属理直气壮的以医院未能尽到安全监护责任为由要求医院赔钱。据说,家属称:榆林那边赔了,你们也得赔。

而之前的榆林产妇跳楼事件,医院已经和患者家属达成和解协议。而当地卫生管理部门,也根据调查组的结论对医院进行了严肃处理。榆林一院绥德院区主要负责人和妇产科主任停职,并责成医院即刻对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和薄弱环节进行整改。

根据调查结果:认为医院产房结构及其防护符合公共场所安全和消防要求,医院对孕妇的检查结果符合自然分娩规律指征,并履行了常规告知、家属签字同意选择自然分娩的相关手续,医院急诊科在孕妇坠楼后的抢救措施符合诊疗规范。

但是,调查组认为:这次孕妇坠楼事件,主观上反映出医院对孕妇的人文关怀和周到服务不够,另一方面客观上也反映出了医院在管理上存在一定的疏漏,主要有:一是未能落实紧急情况下人员调配制度,医护人员的配备不能满足紧急情况下工作需要;二是监护存在漏洞,医护人员对孕妇观察不够细致,病程记录不够完整,对孕妇的整体评估不够全面,与患者沟通交流不够;三是医疗安全管理上存在薄弱环节,如门禁制度、患者安全管理制度和孕妇安全制度落实不到位。

对于这种调查结论,我只能说两个字:呵呵。对于这种处理意见,我也只能说两个字:扯淡。

医院有没有错?有。医院的过错在于:轻率的给死者家属带上医闹的帽子,将死者跳楼的原因归咎于家属不同意剖腹产。导致了舆论对家属的不公正的攻击。

如果医院因此而受罚,那我无话可说。但现在这种调查和处理意见,更大程度上是为了平息舆论而强行拿结果反推过程寻找替罪羊,完全谈不上公正和公平。

说直白点,医院有错,但错没有被罚。医院被罚,被罚并非其错。

很多人会说:如果医院这样一些,如果医生那样一些,如果护士这样那样一些,悲剧是不是就可以避免?

OK你说的都对。

可是苍天在上,你觉得谁会为一件从来没发生过的,完全在你常识和知识之外的事情去这样去那样吗?

我曾经治疗过一个患者,患者在治疗期间突然发生严重的病情变化,病情一度极其凶险,经过我们全力抢救后,患者终于化险为夷。而病情变化的原因也终于被我们搞清楚:是患者感染了一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极其危险的特殊细菌。

正当我们为患者化险为夷高兴的时候,对方把我们起诉了。在调解的时候,对方家属和律师质问我们:如果你们如何如何,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种细菌感染?如果你们如何如何,是不是就可以早期诊断这种细菌感染?如果你们如何如何,是不是患者就可以恢复的更好?

他说的都对,如果我们未卜先知的知道患者会感染这种细菌,我们一定会提前如何如何。而如果我们提前如何如何了,那也许患者病情就不会这么凶险。

如果我们在每棵树上都安一个避雷针,那得有多少人可以不被雷劈?如果我们给长江盖上盖子,那多少人可以免于淹死?

哪有那么多如果!

如果我们提前知道诊断结果,那一个医疗外行就可轻松的去批评顶级专家对疑难杂症的判断。

如果我提前知道六合彩的密码,我就可以轻松成为亿万富翁。

如果我提前知道北京楼价走势,当年留北京时候我砸锅卖铁借高利贷也要买个大房子。

如果我们提前知道这个产妇要跳楼,我们一定会提前各种“如果”以避免悲剧的发生。可是,谁未卜先知知道她要跳楼啊?

产妇跳楼事件,在我的知识范围内,建国以来从无先例。或者说,其概率是的量级是亿分之一甚至几十亿分之一。

一些事情,尤其是一些概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的事情,它就是一个完全的单纯的偶发事件。它的概率是如此之低以至于我们无法从中总结出什么规律性的东西,更谈不上总结出具备可操作性的经验教训。

如果我们强行的要拿结果去反推过程,强行的要找人为这种低概率偶发事件背锅,强行的要总结什么教训采取什么措施,最后的结果,往往只能是浪费大量的社会资源,最终不仅毫无作用甚至起反作用。

医院的医院产房结构及其防护符合公共场所安全和消防要求,医院的医疗处置规范,对于一个医院而言,这就足够了。

任何一个成年人,都要自己对自己行为负责。我们不是巨婴,不能要求别人对我们承担与其能力和权益不相匹配的无限度的责任和义务。

一个可以自行分娩没有明确剖腹产医学指征的产妇,医生建议她顺产,有错吗?

一个医生认为没必要剖腹产的产妇,自己要求要剖腹产,医生对此要求未积极满足更未积极向家属建议,有错吗?

一个医生认为可以顺产的产妇,因为自己不想生而哭闹着要求剖腹产,家人劝她尽量自己生,有错吗?

一个身体情况稳定情绪烦躁的待产妇想出门呆一会,助产士觉得没大危险而且和家人交流一下有助于稳定情绪于是没拦着她,有错吗?

医务人员找不到产妇,却没想到她跳楼因而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和阻止,有错吗?

医务人员面对从来没有碰到过的情况,大脑集体当机出现了短暂的的慌乱和混乱,有错吗?

这特么不都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吗?

然而事情的吊诡之处在于:越是低概率的事件,越容易吸引眼球,越能引起媒体关注。而媒体在关注的时候,绝不会说自己就是为了吸引眼球,而一定要打出种种高大上的正义的旗帜。

其实,越是发生率高的事情,比如狗咬人,越有从体制和制度层面进行讨论的意义和价值。而越是低概率的事情,比如人咬狗,越没有讨论的价值和意义。我们制定公共卫生政策的时候,要考虑的是人被狗咬伤患狂犬病的问题,而不是去考虑狗被人咬伤的救助问题。

可偏偏,无数媒体人总是热衷于努力从人咬狗中去总结经验教训。而狗咬人的事情,他们却毫不关心。结果是我们的社会被媒体误导着整天去琢磨如何避免人咬狗,而不是如何防止狗咬人。

在榆林产妇跳楼事件中,中国某些传统媒体的表现令人作呕。

先是某媒体人站在医院一边,帮助医院将自杀责任推给患者家属,引爆了舆论对家属的疯狂攻击。其恶意如此明显,以至于医生群体都看不下去了。

后是某知名媒体,借助当地领导关系,强迫不想接受采访的医务人员接受采访,在采访中恶意诱导提问,反复提问,并在剪辑中删减关键内容,以达到抹黑医院的目的。其恶意如此明显,以至于评论区的普通网民都看不下去了。

一个给家属泼脏水,一个给医院泼脏水。貌似立场不同,其无耻程度却完全一致。

这个炒的沸沸扬扬的议题,除了让某些媒体人和法律人士刷刷存在感外,有任何正面的意义吗?

我不觉得,甚至,我觉得这种炒作可能带来某些难以预料的恶果。

2009年,一名富士康员工跳楼自杀。对于一家员工数十万的企业来说,这固然是一场悲剧,然而也不代表企业有什么过错。这本就是一个低概率的偶发事件。

然而,闻到血腥的媒体兴奋了。跑来反复追诘富士康是不是有什么过错。是不是富士康将员工逼死的。令他们失望的是,作为一个规范的现代化企业,富士康没有什么硬伤,工人工资福利都很不错。但这难不倒一定要深挖社会根源的媒体,他们立刻设法从从人文关怀上做文章,指责企业不够人性化,甚至骂富士康是血汗工厂。

急于平息事态的富士康给了家属36万抚恤金,并且承担了赡养死者父母的责任,每年支付3万赡养金。

然后,是富士康6年30跳,一些跳楼者是入职仅仅一两个月的员工。我很怀疑,他们是不是先决定了要自杀然后才来富士康的。

我常想,如果没有媒体的介入,如果没有那高额的抚恤金,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跳楼?

2010年3月23日,郑民生在福建南平杀死8名小学生,重伤5人,犯下滔天罪行。

闻到血腥味的媒体人再一次集体狂欢,他们义愤填膺的以这个偶发事件为切入点对社会进行深刻反思。称郑民生之所以成为杀人犯,是受社会的逼迫,是社会对他不公正,是他走投无路,所以才采取激烈的方式报复社会。

在这些人眼中,郑民生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而是一个被社会压迫的弱者。他的骇人听闻的暴行,在这些人眼中成了对自己不公正行为的反抗。他犯下的滔天大罪,被某些人称为:犯罪非其之罪”。 

这些所谓的“剖析”给社会传达了这样的信息:他并不是坏人,他报复社会乃因际遇坎坷、命运多蹇、人生失意,是“社会不公”把他逼上杀人路,甚至有人还说“社会把好人逼疯了” 。

 而这场闹剧的高潮,是在他被枪决的那天,竟有人打着“人性”“反思社会”的旗号,公然的悼念这个杀人犯。

这个本来不应该被公开报道的案件,在被媒体大肆渲染后,引发了国内多起效仿案件。受害者的名单,又多了几十人。

现在,我只能祈求上苍,希望文章开篇提到的下定决心在医院求死的自杀行为不是被榆林事件所启发。

我只能祈求上苍,让这家省医院领导一定咬紧牙关,在自己没有明确责任的情况下坚决拒绝赔偿,尤其是高额赔偿。

否则,在医院自杀这种原本的低概率的事件,有可能突然如疫情般的在中国爆发。

不要觉得我多虑。

人性之恶,总是籍圣母之光绽放

来源:烧伤超人阿宝,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 点赞

评论原文:

评论原文X

关注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