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数量,全科医生培养还缺什么

时间: 2018-05-15 12:46:04浏览(295)评论(1)点赞(1)收藏(0)

“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培训合格的全科医生已达25.3万人,每万人口拥有全科医生1.8人,5年来全科医生总人数增长了1倍。”近日,在2018年全科医师培训高峰论坛暨第十五届社区卫生与全科医学学术年会上,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给出的一连串数字,传递出我国全科医生培养不断加速的积极信号。

健康中国战略下,培养充足合格的全科医生以强基层成为我国推动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支柱性举措。然而,相对于2018年1月国办印发的《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中提出的具体目标——“到2020年,全科医生达到30万人,城乡每万居民拥有2至3名合格全科医生;到2030年,全科医生达到70万人,城乡每万居民拥有5名合格全科医生”,缺口仍十分明显。

全科医生质量亟待提升

家住北京石景山区的张阿姨今年65岁,患有高血压。尽管知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内有全科医生接诊,但她一不舒服仍选择直接去大医院就诊。这种对基层全科医生服务能力的疑虑成为当前推进分级诊疗的一大障碍。

“从全科医生的质量来看,当前基层临床医生本科及以上学历不到40%,且多数没有接受过严格规范的住院医师培训,与居民的健康需求差距仍较大。”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坦言,这凸显出全科医生培养的重要性。

经过多年发展,目前我国全科医生的培养模式主要以5年大学教育加3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简称“住培”)的“5+3”为主体、3年大专教育加2年助理全科医生培训的“3+2”为补充。当前,我国已有一批高等医学院校开展了全科医学教育,73所高校开展了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遴选认定了744家国家级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基地(含中医全科基地185家),在培全科专业住院医师3.4万人。

“我国全科医生培养体系基本形成并逐步完善,院校全科医学教育不断深化。”张雁灵说,“也要看到,当前我国全科医生的缺口,每年需要培养4万人以上来填补,这样才能满足发展的目标。但我国全科医生专业的培训基地和培训容量都不能满足需求。”

曾益新也指出,在全科医生培养上,我国当前培养体系不健全,学科建设薄弱,师资队伍匮乏,培养质量有待提升。“这些问题不解决,分级诊疗制度将难以真正全面建立。”

高校全科医学课程和师资有待加强

作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扎实的院校医学教育对于合格的全科医生必不可少。然而,“现在全国高等医学院校还没有普遍将全科医生作为所有临床医学生的培训课程。”曾益新说。

一份由中国医师协会全科医师分会副会长、首都医科大学教授郭爱民主持开展的,针对全国开设临床医学专业的131所院校的调查显示,自2011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建立全科医生制度的指导意见起,我国高校迎来了全科医学教育建设的小高峰。当前,约68.3%的院校建立了全科医学教学机构,但其中近70%是二级学院下设的教研室,尚有三成院校尚未建立全科医学教学机构。这其中,针对全科医学,仅有6所院校设有博士培养点,31所院校设有硕士培养点。

在全科教学师资上,调查显示,拥有博士学位和硕士学位的教师约占总体的36.6%和45.1%,而16.3%的师资仅拥有本科学历。在职称分布上,只有约一半左右的师资拥有副高和正高职称,拥有中级职称的师资占到了三成以上,而初级以下职称的教师仍占到10%以上。

“由以上调查可见,近年来全科医生教育机构数量增加的同时,发展仍参差不齐。在教师队伍上,缺乏专职全科师资、大多数高校未给社区师资认定、未建立全科医学教学系列职称等问题凸显。此外在课程设置上,我们发现普遍存在缺乏社区实习的问题,全科临床实践教育仍然发展落后。”郭爱民说。

北京大学医学部全科医学系主任迟春花对此表示认同。她指出,英国拥有世界上公认最好的全科医生培训体系。其医学院校普遍高度重视全科医学教育,所有医学院都设有全科医学系,所有的临床医学生在校期间都要学习全科医学,1年级就开始到全科诊所见习,3年级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病房或者全科诊所见习、实习,以熟悉全科医学,树立全科医学理念。“每一位医学生均接受了系统规范的全科医学教育,这是英国全科医生制度取得成功的一大因素,对我们有一定的启示和借鉴意义。”

住培基地管理有望更趋严格

接受了完整系统的院校医学教育,就可以胜任全科医生了吗?“我们要认识到,这样的毕业生距离全科医生岗位的需求还有一定差距,所以在他职业生涯的起始阶段还要接受针对临床能力的规范化培养,即边工作边培训的住培。”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教司巡视员金生国指出,我国当前正在扩大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招收规模,力争到2020年全科专业占当年总招生计划的20%。

根据2018年1月国办发布的相关意见,作为培训基地的综合医院需独立设置全科医学科,增加全科医疗诊疗科目,以人才培养为目的,开展全科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

然而,中国医师协会的调查显示,目前我国全科医生的住培基地还没有普遍设置全科课程,仍有较多基地没有按要求建立全科医学教学小组。有的基地不具备社区卫生服务的完整功能,甚至没有设置全科医学科。而有的基地容量不能满足培训要求,同时是2~3家临床基地的协作社区,一次接纳太多学员,培训质量也不能得到有效保证。

近年来,中国医师协会承担着全科医生培养的相关工作。针对这些问题,张雁灵表示,协会将组织对全科基地建设进行督导评估检查,建立综合评估、专业评估与飞行检查相结合的常态化评估机制,持续向各省及基地传递评估压力,达到“以评促建、以评促优”目的。同时维护全科学员权益,对实名投诉、群体投诉、问题集中的事项和涉及的地区、基地等,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提出专项调查和处理意见;对投诉较多、问题严重、整改不力的基地,建议取消基地资格。

迟春花则指出,从国际经验来看,美国有着严格的全科医生住培基地管理规则,对全科医生住院医师培训期间负责诊疗的病人数量有着严格的要求,不能提供足够病人的培训基地将被取消培训资格,不能完成规定要求的住院医师会被要求推迟毕业。“以上严格科学的制度设计,将有效提升住培全科医生的质量。”

“应该看到,培养一大批合格的健康守门人,为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服务,我们仍任重道远,这将为推进分级诊疗、深化医改提供可靠的保障。”张雁灵说。

来源:光明日报

  • 点赞

评论原文:

评论原文X

关注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