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专家搞砸的心血管病患 这位中国医生1分半疏通了

时间: 2018-03-08 11:19:39浏览(275)评论(1)点赞(2)收藏(0)

“you are not a human”,瑞士专家震惊时给出的评价,乍一听以为是骂人,其实他在由衷地称赞这位广东医生的技艺,已经超出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

瑞士专家计时:1分30秒疏通冠脉

今年2月9日,瑞士洛桑沃州大学中心医院介入手术室内,一名2天前刚刚被当地专家手术搞砸的心血管完全闭塞的病患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等待着第二次血管疏通术。他的堵塞处心脏血管近乎100%闭塞,心脏血供完全靠另一条冠脉及其分支来提供。

这天为他施术的是一名来自中国的心内科医生—广东省人民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广东省医师协会心脏重症分会主任委员张斌教授。这名病患,虽然经外国同行从血管的正向、逆向进行了尝试,外国专家已认定介入治疗几乎不可能对其进行疏通,张斌却仍有将这条堵塞的心脏供血通路打开的信心,轻巧地拨弄着纤细的介入导丝,俨如拥有强悍掘进能力的地铁盾构机,导丝一步步地通过血管闭塞处,两天前将病患搞砸的瑞士专家,在旁边计时。

1分30秒,冠脉堵塞完美疏通。张斌的操作震惊了同行。

2月8、9两日,张斌在瑞士这家享誉全球医学界的医院演示了4次类似的技艺,全部成功。4名患者都是欧美同行努力过,却失败的冠脉完全闭塞病患。而瑞士,正是世界上第一例经皮冠状动脉球囊扩张术(广东俗称通波仔)的发源国。

类似给国外同行的暴击似的震撼,并不是第一次上演。时光再回溯到2016年2月和11月,在同样享誉世界的英国伦敦国王大学医院,张斌也凭借这一手绝技,让英国同行点赞不已……

前往新加坡手术演示,前往阿联酋手术演示,张斌收获的都是一地掉落的下巴。

世界医疗界难题,他摸索出好办法

负责人类心脏运动的血液,由左右两支冠状动脉和其分支血管来承担。这两条冠脉出了故障,会引发冠心病、心梗,严重的,会因心脏本身缺乏血供而停跳、死亡。

在1978年现代医学在瑞士苏黎世大学医院完成世界上第一例经皮冠状动脉球囊扩张术(通波仔)之前,类似的病患一直是通过外科手术搭桥来解决。而西方国家,尤其是欧美医学发达国家,一直就是这项技术“执牛耳”者,而中国医生,长期处在学习者、追赶者的位置。

在众多导致冠状动脉堵塞的疾病当中,冠脉慢性闭塞病变,是张斌所在的心脏介入领域最后的难关。在冠心病患者中,有15%~30%病变为出现冠脉慢性闭塞病变。贯通冠脉是这些患者的唯一生机,可是正向即顺着血流方向介入治疗,对于慢性完全闭塞只有50%~70%,于是,2006年日本医生开创逆向PCI介入治疗。

日本人的严谨,使得他们总能通过一点点的拨弄,来疏通。“日本专家的技术也能疏通类似的堵塞病变,但他们一天最多只能做两台手术,一台手术往往需要六七个小时,价值几千元人民币的导丝,他们会用上一箩筐”,这样的技术方案,在中国显然很难大范围应用推广。

而欧美医生,则更为讲究效率,他们在遇到类似冠脉闭塞的病患时,往往忽视了对血管的保护。强力疏通开血管堵塞处,血管本身受伤、穿孔的几率也大大增加。

在人口基数大,冠脉闭塞病患多的中国,需要对这一类疾病的治疗方案进行重新的摸索。通过大量的病例样本治疗,张斌渐渐摸索出了一套既能保护血管,又能快速疏通堵塞的方案。

1小时手术震惊了英伦

2016年11月10日,一场英国的冠脉介入治疗界最高级别的“聚会”在英国三家大医院以手术演示进行。

张斌记得,上台做手术做了1小时,术前本持怀疑态度的英国同行明显有了改变;在会议所在的英国伦敦国王大学医院,他在台上做着手术,会场直接转播,张斌按自己的“中国方法”,漂亮地完成了这个英国同行失败了的病例治疗。

此次出手,彻底镇住了他们。结果就是张斌在离开前被拉住,被恳求做医院心内科主任此前做失败了的病例,这完全是计划外的。尽管病人较胖,要局麻改全麻,张斌没怯场,按着自己的办法,在关键的步骤,逆高导丝通过0级侧支血管,通过慢性闭塞病变,成功地完成了支架植入术,手术成功了!而这一次,已经是张斌第二次在英伦三岛上惊艳亮相。

在2016年年初,他也曾在英国运用这一手法,愣是将英国专家通不了的血管闭塞,疏通了,干净利落。英国的这位同行专家来中国时谈起张斌医生做手术,表示震惊,“原来不知道中国医生做手术会如此漂亮。”

医学领域,中国医生一直是以学习、追赶者的姿态来提升着技能。张斌表示,中国医学虽与国际接轨多年,但中国医生能在国内手术演示交流,却很少在发达西方国家进行手术演示。由于西方法律有严格保护病人限制,外国医生鲜有获得机会在他们本国病人身上做手术。以前很多中国医生出国学习多数是做基础研究,国外同行很少知道中国医生的实力。

张斌医生这次成为英国医学交流会上获邀演示手术的首位中国医生,赴会之旅相当不易,相关申请函件甚至发到了国家卫计委的对外交流司。“足足折腾了3个月。”张斌介绍,在英国人身上做手术要申请严格的临时行医执照,那些大学、硕士、博士学历证明,医师执业资格证明,无犯错证明……审查非常严格,不少医生临时行医执照申请失败。

手术有多难?

完全闭塞的血管开通,近乎等于蒙着眼睛盲穿刺

该治疗逆血流方向,导丝通过侧支循环血管,或外科搭桥术后的桥血管,进入病变血管远端,逆向通过闭塞病变段,置入支架,贯通冠脉。

通过微小的侧支循环血管,来疏通闭塞的大血管,当然异常困难,因为有的侧支循环血管微小甚至连造影剂都显影不出来,即所谓的0级侧支血管,相当于是盲通冠脉。难度丝毫不亚于蒙着眼睛表演飞刀绝技。

目前,这一领域的“高手”,已经将原本不能正向通血管的30%~50%的患者,通过此术将手术贯通血管的成功率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何以这么牛?

顶着辐射一年操作400台闭塞手术

“为什么别人不行的,你行?”、“你的疏通方法可以复制吗?”很多同行都会问张斌同样的一个问题,他都会谦逊的表示可以。在这位能用导丝穿透人体最纤细血管且不伤血管壁的顶尖高手看来,自己的这一技能,近乎于卖油翁似的熟能生巧。

研究生阶段就主攻心脏介入治疗,在满是辐射的介入室一干就20多年。人类心脏冠脉、分支、侧支的走向,他早已能了然于胸。由于介入室往往需要医生承受大量的辐射照射,很多介入医生在张斌这个年龄早就不干这个了,可他依旧在坚持。

接受记者采访的前一天,张斌的一个普通手术日,他就负责了22台心脏介入手术。顶着将近30斤的铅医,和数千毫西伏的辐射照射,他和手术团队硬是逐一将患者闭塞的血管疏通。“这不是最高峰的时段,最多的一天,我们一共完成了27台类似的手术,还有5台是完全闭塞的病患。

去年一年,张斌又主导了400例心脏血管闭塞病变的介入手术,逆向手术例数达到180例。大量经验的累积,练就了他这么个介入高手。“现在的年轻医生完全能够复制这样的手术经验,关键是要能吃苦,能坚持。”

来源:南国都市报

  • 点赞

评论原文:

评论原文X

关注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