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跌宕起伏,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图鉴初现

时间: 2018-08-02 15:36:37浏览(1388)评论(1)点赞(1)收藏(0)

2016-2017年,国家相继批准医学影像、血液透析等10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2018年,国家出台设置审批与执业登记“二证合一”、医疗机构购买第三方医疗服务可作为相应诊疗科目的登记依据等政策。三年间,第三方医疗机构市场迅速崛起。

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类别的独立设置医疗机构被认可,但在此之前的探索者们走出了一条怎样的道路?本文以医学影像独立设置医疗机构为例,通过对其发展路径、运营模式、服务对象、与公立医院的关系等进行分析,希望能够为后来者提供一些管中窥豹的借鉴意义。

发展路径:农村包围城市VS城市辐射农村

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批准设立医学影像等五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其实,在此之前,已经有企业进行了探索。2015年,开普影像在沈阳市筹建第一家影像中心,但首先遇到的现实瓶颈便是缺乏基本标准。开普影像董事长孙兆昌在接受健康界专访时谈及当时的情况,开普影像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制定了相应标准,并推动了沈阳卫计委建立了地区标准。

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出台《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医学影像独立设置医疗机构数量急剧攀升。与此同时,关于其发展路径的探索持续推进。国家鼓励第三方医疗机构走连锁化、集团化发展之路,并给予这些机构优先审批的政策优惠。纵观医学影像第三方医疗机构市场,或者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亦或采取“城市辐射农村”的战略,连锁化、集团化成为其共同的指向标。

国家鼓励设置独立医疗机构,其目的之一便是希望借此解决基层医疗资源不足、分布不均现状。一脉阳光选择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首先在地市级、县级城市设立医学影像共享中心,以此为根据地,同步在省会城市设立省级医学影像中心,并在北京等一线城市设立国家级医学影像中心。

谈及这一战略的优势,一脉阳光董事长王世和告诉健康界,我国基层城市并不缺少硬件设备,人才、运营管理经验等恰是其最急需的。“城市优质医疗资源集中,社会办医疗机构还不具备与其竞争患者资源的能力,基层市场恰好需要社会资本的‘扶持’。”

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的另一定位则是在优质医疗资源聚集的城市,为有需求的患者提供差异化的医疗服务,通常以高端医疗服务为主。例如,开普影像采取的是“城市辐射农村”的战略,即第一步快速抢占省会一线城市的医生资源,占领行业制高点,使患者就医上行,第二步向二三线城市渗透,逐渐形成全覆盖。

无论从基层布局走向城市,还是从城市占点走向基层,两种战略均具有一个共同点:在集团内部打造闭环。对此,王世和解释到,虽然一脉阳光主战场在基层,但随着基层医疗市场的医学影像诊断服务能力提升,很多患者愿意留在基层,上级转诊机构的设立则显得尤为重要,“其实就是在内部打造一个专科医联体,建立合理的就医顺序。”

运营模式:轻资产模式VS重资产模式

目前,医学影像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的运营模式主要分为轻资产运营模式与重资产运营模式两种。所谓轻资产模式,即第三方医学影像平台不购置影像设备,通过与医院合作,利用医学影像存档与通讯系统构建线上影像诊断平台,患者在接受了医院的影像检查之后,可以通过网络平台获得医生提供的远程影像诊断服务。这一模式必须与医院合作,由医院提供患者端口,其签约医生多为兼职医生,通过影像诊断抽取提成。这一运营模式的代表性企业有华夏影像诊断中心、汇医慧影医学影像等。

在一脉阳光看来,轻资产运营模式与以上定义存在不谋而合之处与不同的地方。王世和认为,轻资产运营模式是通过输出医生,提升诊断水平;通过输出运营管理经验,提升业务;在医院有需求的情况下,可以叠加设备投入。这一模式需要托管医疗机构,并与医疗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重资产运营模式指第三方医学影像中心根据国家标准购置影像设备,患者通过其影像设备获得拍片服务,然后可在本地或返回当地医院进行读片诊断。其运营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医学影像中心与当地医院共建,从医院接入患者,通常地址会设在医院内部或者附近;二是医学影像中心与区域周边医院合作,同样需要从医院接入患者,地址选在医院附近;三是医学影像中心单独设置机构,独自招揽“客源”。一脉阳光与全景医学影像都是以上模式的代表,一脉阳光以第一种与第二种运营模式为主,全景医学影像以第一种与第三种运营模式为主。

找准定位:依托医院VS单独设置

医院运营模式的选择,其本质主要体现在独立设置医疗机构与公立医院的关系上。目前,独立设置医疗机构或者选择与医院合作,或者选择单独设置。对于第三方医疗机构而言,选择与医院共建区域共享中心,需要租用医院场地,或将面临“科室承包”“院中院”等误解。其益处是能够与医院共享患者资源,上下转诊患者比较方便。

对于公立医院而言,选择引进独立设置医疗机构,或者由于其缺少医疗设备,或者由于缺少运营管理经验。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医疗影像检查的收入,占医院总收入超过10%,作为医院稳定的盈利科室,如何让医院自愿剥离?让其看到更好的运营效果是关键。王世和强调,医学影像虽然为医院创收,但同时存在着设备维修成本、人力成本等支出,第三方医疗机构需要为医院算好这笔账,才能决定该家医院是否合适引入第三方医疗机构。

如果将第三方医疗机构设置在公立医院外部,其患者来源通常为需要高端医疗服务的患者、公立医院无法提供的检查项目、周边缺乏诊断设备的各类医院。以沈阳市为例,一脉阳光、开普影像先后在沈阳市设立独立设置医疗机构。“辽宁省大医院人满为患,以医学影像为代表的辅助检查成为整个就诊流程中最慢的一环。但公立医院购买设备的资金不足,医务人员数量不足,社会资本在这一方面具有显着优势。”辽宁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梁宏军告诉健康界,一脉阳光等独立设置医疗机构落地沈阳市,将为有需求的患者提供差异化的医疗服务。

由此可见,对于以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等为代表的大型三甲医院而言,由于医院人满为患,如果患者等候时间过长,或许会选择到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做检查。但从卫生行政部门的角度来看,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的设立虽然分流了公立医院的部分患者,但却能够为有需求的患者提供及时的医疗服务。但公立医院是否认可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的检查结果?辽宁省特发文鼓励公立医院与独立设置医疗机构之间开展合作,例如推动医学影像、医学检验等结果互认。

对于一些缺乏医学影像检查设备的“小型医疗机构”而言,独立设置医疗机构能够为其提供相关服务。大型公立医院人满为患是现实,小型医疗机构缺乏医疗资源是现状,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目前还不具备与公立医院竞争的实力,但却可以提供差异化的服务。梁宏军表示,独立设置医疗机构作为公立医院在医疗服务体系中的补充,辽宁省卫计委希望双方通过医联体建立联系,“我们予以支持与引导,合作关系的建立由双方自行探索。”

服务对象:与医院共享VS依靠自身

根据运营模式不同,医学影像中心的患者来源不同。以新余市一脉阳光医学影像诊断中心为例,一脉阳光与新余市卫计委合作,设立医学影像共享中心,取消新余市人民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影像科,医务人员全部划归至共享中心。这是一种典型的医学影像中心依托公立医院的运营模式,其患者来自公立医院,医学影像中心与公立医院通过设备共享、医生共享、数据共享,最终实现效益共享。

对于患者而言,公立医院与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牵手,患者在医学影像中心的检查结果能够获得医疗机构认可,并且可以享受与公立医院一样的基本医保报销政策。医学影像中心与公立医院建立合作关系的运营模式,其患者来源同样依靠公立医院。

以辽宁一脉阳光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全景医学影像中心为代表,设立在省会成立的医学影像中心大多为非依托型,其患者来源主要依靠医疗机构自身运营与宣传。由于社会办医疗机构目前还不具备与公立医院竞争的实力,普遍采取了提供差异化医疗服务的战略定位,即提供高端医疗服务。针对这部分患者,或者采用商保报销,或者自费。

但健康界注意到,辽宁一脉阳光医学影像中心却走出了一条不同的道路。根据一脉阳光负责人介绍,其检查项目的价格与公立医院的价格相差无几,竞争优势何在?一脉阳光告诉健康界,其对省级医学影像中心的定位是临床研究机构,基层市场患者资源的转诊机构。“目前,就诊患者需要自己承担检查费用,但一脉阳光正在建立与商保机构的合作关系。”一脉阳光负责人说。

无论是依托公立医院,亦或是独立于公立医院之外,独立设置医疗机构的存在都对其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对于独立设置医疗机构而言,如何说服医院与第三方医疗机构牵手,独立设置医疗机构之外附加价值的给予,或将成为突破口。例如,对于缺少专家资源的基层医院,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可以通过引进大牌医生为其提供支持。

“医学影像企业让医院看到更光明的前景与更好的效益,才是赢得信赖的制胜法宝。”一位医学影像设备供应商从业人员表示。

来源:健康界

  • 点赞

评论原文:

评论原文X

关注
工作: